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是龙傲天的大老婆(11) 第(1/2)分页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江暖乖顺的模样,让郑旦稍稍安了心。

    触犯了这些,亲儿子也照杀不误。

    郑旦气的脸都变形了,指着顾景初大骂。

    郑旦甩袖离开,被顾景初拦下。

    这个师兄最是古板迂腐不过,顾景初只好做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弟羞愧不已,请教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的药好了。哎呀,这是怎么了,可是又疼了?我可怜的小姐啊,大夫交代过要您不能动气,不能伤心,您怎么这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”

    郑旦可是师兄,顾景初要是因为官位比他高就不论师兄弟的辈,那被人知道定然是会受到抨击的。

    他说的义正言辞,字字句句像是凿在顾景初心上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错了,真的是机缘巧合,我思念老师太过借酒消愁,被这丫头爬了床就那么一次,真的。”

    郑旦欣慰的点头,要不是昨夜收到那封信,这个面冷心热的小师妹还不知道要忍到何时!

    夏荷连忙上前搀扶着她,不远处的春桃端着热腾腾的药从厨房归来。

    可老师刚走,他便如此的不着调,真是让人失望!

    枣儿更是害怕,她是见识过这位郑大人的手段的,曾经有婢女打他的主意,他不乐意也就算了,还直接把人按到院子里打板子,打完还把婢女给发卖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救我!别打杀了我,我肚子里还有老爷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我这个师兄,那么今天这事儿,师兄就要多说两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郑旦长身玉立,看都不看一眼那贱婢,挥了挥衣袖,“这贱婢勾引主子,逼迫大妇,还请师弟立时打杀了!”

    “我让她关小佛堂,等孩子生下来再打杀了,师兄看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可他忘了,相较于子嗣而言,权力地位才最大。

    江暖眼底一下子泛起泪光,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郑旦脸若冰霜,变脸速度十分快,顾景初都有点跟不上,“师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,放着大好前途不顾,放着家国天下不顾,要走向绝路!”

    而没了名声,一切都会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来人一身青色长袍,身形消瘦,面容清秀,他步伐稳健的从月亮门走来。

    郑旦看着她,语带失望的斥责。

    唬的顾景初连忙回礼,“郑师兄使不得使不得,小弟侥幸坐上高位,但在师兄面前,还始终需要学习,就连老师生前都要我要多多向二位师兄请教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师弟往日看着还算机灵,对于老师着重培养他,大家都是心服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可是心口又疼了?”

    按照师妹的性子,早晚要被他拿住,可惜他只是一介师兄,能做的也不多

    这话问的诛心,江暖要是同意打杀枣儿,便落下了不贤不慈的名声,要是她不同意,一面是白费了师兄为她做主的好心,一面会让顾景初和枣儿得意。

    枣儿爬过来抱着顾景初的大腿,一边护着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操作如行云流水,看的顾景初都有些质疑自己,是不是太过分了?

    “师妹是不肯认我这个师兄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立时打杀了她,然后上折请罪!”郑旦已然看穿了顾景初为人,丝毫不给他狡辩的机会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春桃哭唧唧的把药端进去,夏荷紧跟着搀扶江暖进去。

    郑旦看向顾景初的目光更冷了,一脸的不赞同。

    顾景初只知道从古至今,男人对于子嗣的执着,想必郑旦会理解自己。



    知道被郑旦捏住了把柄,顾景初无法,只觉得晦气,心头忍不住抱怨起枣儿这丫头,不识大体非要跟着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师弟不愿意,那就由为兄来上这道奏疏吧!”

    可他一个穿越的,根本不知道对于文人中的清流来说,名声,秩序,规则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郑旦一时有些心灰意冷,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,只见师妹捂着心口蹙眉。

    枣儿惊得脚下一软,差点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要说大凤朝的文人,那可是文人的典范,最知道怎么不动声色不带脏字的刺伤对方。

    “好啊,老师才去了多久,你这个无耻之徒非但孝期和贱婢苟合,还让贱婢有孕!你,你,无耻!”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老师虽然去了,但是师妹你要记得,你还有师兄,师兄虽然位卑,但只要师兄活着一天,就要做一天你的倚仗!”

    他随即转头冲着顾景初,深深作了一辑,“下官拜见顾大人!”

    “嗯,师妹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一双丹凤眼格外犀利,看着江暖。

    都怪这顾景初,忘恩负义之辈!

    顾景初以为男人都和他一样,还小声卖惨,“师兄也知道,暖暖嫁给我四年有余,可我们膝下尚无子嗣”

    顾景初也被吓了一跳,但他不说,也不能说,反而把矛头调转到江暖身上,“夫人意下如何?”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