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五章 多方恶斗 第(1/2)分页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就算此时石钟琴脱不开身,光凭宗内的一众结丹弟子,也能凭借阵法发挥元婴级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哼!区区无根之火,也敢在我本元火精面前造次,给我噬!”

    老妪见状大惊,没想到自己拼命的手段,会这么容易就被对方化解。

    然而,在乌黑大手距离金光宝塔还有百丈之距时,一只不逊于它的银色巨拳便冲其捣来。

    二者相撞,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,迸出的灵气直让在场所有人都胸闷,部分结丹初期修为的掩月宗长老更是因此受了些许经脉内伤。

    这结丹长老乃是一名老妪,其身为侍月峰的峰主,已有四百岁之高龄,对掩月宗忠心无比。

    魏无涯的出现几乎就是了宣告突袭夺宝谋划的失败,现在免不了要缠斗一番。

    魏无涯见状立刻明白了幕兰人的打算,当即冷哼一声,浑身上下散出滚滚黑雾,凝成一只十丈长的乌黑巨手抓向金光宝塔。

    眼看车轮法宝碾来,她惊慌中施展的几个手段完全不能阻挡其分毫,最终被正面击中,烧成了一团飞灰,连元神都未来得及逃出。

    “魏盟主放心,只要那幕兰神师不出手,另外三人今日必然饮恨于此!”

    就在南宫婉奋力相抗之际,赤袍上师纵身飞出,途中祭出一件车轮似的奇形法宝,并从口中吐出一团火精附于其上,神念驱使下,就令其滚向获得月华宝珠的那名结丹长老。

    二人一拍即合,立刻就分别化作了一黑一银两道遁光,朝天边而去。

    但此时老妪虽被反噬得口吐鲜血,脸上却挂满了阴谋得逞的笑意。

    只见,碎裂的赤色玉镯并未像一般情况下那般,迅速地失去灵气,而是化作了点点赤色的火焰,灼烧向车轮法宝的本体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双方的神通散去时,仲姓神师已经站在了金光宝塔之顶,温声道:

    飞行途中,魏无涯语调凝重地对石钟琴传音道。

    只见,一圈金光从宝塔内部散出,刹那间就化作了一座数百丈高的虚幻宝塔,将绝大多数掩月宗的结丹长老困于其中。

    魏无涯乃是九国盟化意门的太上大长老,有着元婴后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石道友,这位仲神师手段很是厉害,动起手来魏某与他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,另外三个幕兰上师还需你们自行应付!”

    立于仲姓神师身旁的大耳妇人立刻就明悟了这一点,手掌当即一托,祭出一座金光灿灿的七层宝塔,施法喝令道:

    他魏无涯身为九国盟的盟主,不可不考虑此事。

    枯瘦老者突然祭出一只白骨兽爪,顷刻间作为房屋大小,包裹着猛烈的黑色寒风,狠狠拍向南宫婉身前的赤炎巨鸟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从二人离去的方向,传来了落雷般的闷响和刺目的灵光。

    “便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只一接触,就让车轮表面发黑,出现了损伤!

    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,结果自不必说,这赤色玉镯纵使是老妪的本命法宝,在其全力催动下,还是逃不过一触即碎的结局。

    不过,二人事先并不知晓幕兰人会出动神师,尽管此时表面平静,但其实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刚解决完老妪,赤袍上师又盯上了刚获得宝珠的掩

    当下眼中便闪过决然之意,先是将宝珠丢向一旁的同门,随即摘下手腕上的赤色玉镯,朝滚来的火焰车轮砸去。

    魏无涯也正有此意,毕竟那三个幕兰上师最多受些影响,有些麻烦,可掩月宗的那一众结丹长老怕是不少都会被拼斗的余波灭杀。

    魏无涯的黑雾可不一般,乃是其修炼的毒功所化,属于十绝毒中的腹尸之毒,寻常元婴初期的修士那是沾之立毙,就连同阶修士也不敢以肉身触之。

    两位重量级的人物一走,幕兰人这边就率先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魏道友既然有雅兴切磋,仲某求之不得,不过此地却是不适宜,你我不妨于这两峰之间做过一场。”

    不过,幕兰人筹谋月华宝露已久,而且此前不久才发生过意外,他们对于夺宝不利的局面早有预案。

    赤袍上师冷声一喝,就见车轮上的火精一盛,那些撩动的赤焰立刻被吞噬得一干二净,反而助长了其威势。

    隐月峰乃是掩月宗的重地,当初建设时便是按照宗门最后的要塞建设的,寻常的阵法禁制不必多说,主要的手段是一座名为勾星连月阵的大阵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明面上掩月宗只有南宫婉和她自己两个元婴修士,但在实际战力方面还是高于三个幕兰上师的。

    此阵可集合门中弟子之力,若是石钟琴亲自坐镇阵眼,再集合全宗之力,就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也轻易攻不下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此并非巧合,而是石钟琴猜到了幕兰人的图谋,才刻意将他请来。

    石钟琴眼中厉色一闪,信心十足地道。

    元婴后期战力的修士与法士间的斗法动静着实太大,仲姓神师不想影响手下上师夺宝,便提议更换场地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小说推荐: